今天是:

学生活动
NEW
主页 > 学生园地 > 学生活动 > 正文
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——献给2017年灯光表演的幕后英雄
时间:2017-06-04 00:35 |来源:未知 |作者:2.10苏梓晴 |点击: 次
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 献给 2017 年灯光表演的幕后英雄 24 ,必胜! 这所学校的魅力,在于她有情怀。 这件事是在写词的时候意识到的,当你想到她,你从来不会觉得没什么可写的。她有独特

 

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献给2017年灯光表演的幕后英雄

 

24,必胜!”

 

这所学校的魅力,在于她有情怀。

这件事是在写词的时候意识到的,当你想到她,你从来不会觉得没什么可写的。她有独特的景致,从肆意烂漫的紫藤,到青藤攀缘的红墙,只怕你的辞藻写不尽她的美。

更重要的是,她有浓浓的人文气息。柿柿如意的期许,万里江山一片红的壮观。

给灯光表演录音的时候,最后几个保留图案,她们都说去年马老师的词写的太美了,今年能不能用去年的呢?我当时也想,同样的绿树红墙,每一年都要写不一样的词,总有词穷的时候吧。

但其实并不会。也许她的景色是有限的,但是发生在这里的故事,每一分、每一秒,都是不一样的精彩,不一样的感动。

“此生无悔入廿四”

辉煌的成绩固然是让我们引以自豪的事儿,但是我却觉得,这样的一句话,才是对一所学校最高的评价。

 

 

24IU

——记录曲折的录音历程
 

如果我没记错,录过“24IU”这段词的男生,一共有四个。其中,解海宁和李贺庆被我拖着留到了快十点,最终没有用上他们录的,可他们甚至没有一句怨言。

我老对儿和我的公主殿下永远是那么的靠谱。相册里的一张张自拍,记录了我们加班的周末和夜晚。

还有录完就剃度了的张亦弛,被晓文吐槽有方言但是真的超级棒的谢欣玺,以及缺哪儿补哪儿超能干的张启轩。

最要感谢的,是我们帅气的学弟刘奇宇,虽然他动不动就拽我老对儿的头发,总是说自己是“历届标准最低”。然而加班到深夜的是他,周末随叫随到的是他,在我们录完之后,一遍遍混音的,还是他。

我们的原谅小风车是不是还挂在电视台的空调上转圈圈呢,一转眼,并肩而战的日子就要结束啦。

 D4A030E0621C6400BA93811D61331044

 

“为你比心”

 

为你比心,每一个负责人,每一个工作人员,每一个呈现出这场盛大演出的人。

举四分钟的布一定很累,在漆黑的教室里摸索一定很难,一次次的彩排,被压缩到不剩多少的晚饭时间,走廊里补布的身影,还有我知道或不知道的好多好多故事。外面的人看到的只是一个个完美的图案,里面的人看到的只是小小的一条亮暗表,只是布料、板子和漆黑一片。

总是要有突发状况发生的,第一次彩排,三楼政史组窗帘杆忽然掉了。听张启轩说,最后是有人一直举着窗帘杆。脑海里几乎可以浮现出高个的男生举到手臂酸痛的情景了。

想起去年彦彦老师公众号上的一句话:

“这简直是在用生命工作。”

mmexport1496496937293

Cache_28d7d93a5349a7f9.

1496423683879

mmexport1496496531374

mmexport1496496526267

mmexport149649694467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51FBD9DF2B60BE248C1A018645CE1726

494D46DC3F46F1E3FE9224C1040BACE3

 

“一个操场的距离,也不过两年的光景。”

今年的我们也许在教室里举着板子,也许在奔波在楼层里喊到嘶哑,也许在广播室里忐忑紧张。而明年或者后年,我们也会站到操场上,很难去想象那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。

听过不只一个人说,灯光表演的感人之处,不在于多么高端的设备、多么新奇的图案;让人掉下眼泪的,也许只是那段我们都熟悉的旋律,只是那一声一声的,“高三加油!”

今年,老师们也出现了在各个班级的合影上。突然想起徐若溪说过的故事,同学们已经离开,她作为楼层负责人很晚才回班级收拾书包,意外地发现了罡哥的身影。

“老师你咋还没走呢”

“我看你书包儿没拿走,就在这儿等你,要不你回来没有人”

这就是我们深爱着的地方,这里的每一个人,都很暖很暖。

 

“而我们青春与爱的归宿,就是那样一个,叫做24的地方。”
 

C93D34869BEAA6D7C3FAD1A3CF75B92C










 

 

 

那段在空间刷屏的文字,来自天才少女祖雨琪。看到她交给我的第一篇稿,我突然觉得,那些我们都认识的汉字,在她的排列组合下,变得有了生命,有了灵性。

写稿可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要美、要有新意、要好读。

温玉阳的那句“三年,太短太短”,感动了好多好多人。

黄子晗总是效率奇高,无论有没有竞赛课,无论有多少作业。

徐若溪的文字总是很美,因为她一遍遍地改稿,写到十二点以后是常有的事。

杨淇和徐华聪都是被临时抓来改稿,实际上,改稿甚至比自己写还要复杂得多。

就连我自己,改到最后,也已经修炼到了去年和今年的词闭着眼睛就能背下来的地步。

你们,真棒。

 

IMG_20170603_152219

“我们的生活,可不只眼前的统练成绩”

——与excel斗智斗勇的日常

 

excel表格里一个个录入、一遍遍校对,忘记了陈思璇还是姚美辰说了一句,“感觉要瞎了”。

丁怡凝发现了两处错误,“天啦噜!突然兴奋!”

张启轩说,“我要当excel部部长!”

嗯,连替换都不会用,挨个填充颜色,让我先笑会儿。

IMG_20170603_153912

灯光表演前夜和刘雨宸趴在地板上毫无形象地进行了最后一遍校对。刘雨宸特别自信:“我亲自查过了,绝对绝对没问题了!”

第二天上午,田田灵光一闪:“这个投影的位置,是黑色的吗?”

……

好有道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好尬。

不,是好尴。

于是有了最后一次开会的“请各楼层负责人和孙意博留下”。

感觉我们的excel技能在这两个月达到了人生的峰值。

BDF73F00A18857E8829E402C77620744

 

“你,就是廿四的英雄”

 

楼层负责人和机动小队是当天最辛苦的人之一。

一下午分发材料,送到每间教室。他们跑上跑下,忙活了整个下午。

然而很开心。

每次电梯门即将关闭,赵雲龙的身影总是恰到好处地出现在门口。

“怎么又是你?”

“快来看,马铭谷用什么挡住了窗口!”

“画室丢了四块板子!”

“请学生会成员第九节课在话剧教室结合。”

“把这个对讲,给一个…………”嗯,彭祀来,你的1340元被我私吞了。

“快看我们的父子装!”

“赵雲龙,静音!!!!”

“李贺庆已退出通话。”“李贺庆加入通话。”“李贺庆已退出通话”……

 

最开心的莫过于,“此图案一切正常!此图案一切正常!”

我和侯辰舒在广播室里激动地鼓掌。

六年以来第一次,我们完整地彩排了所有图案。

Cache_502a5cce503848f6.

149647829532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MVP的称号,属于每一个人。”

 

·彩蛋由侯辰舒设计排练,效率贼高。

  学妹说:“副主席好凶哦。”

  副主席穿着粉色的睡衣,身后带尾巴的那种,怒吼:“大家都安静!”

  噫,好凶哦!

1496482035331

·原本上天遁地的张启轩昨天腿抽筋了四次。两个月以来,他已经做了太多太多。间操,午休,自习,从策划到实践,他永远都在。手机里和张启轩娘的通话记录持续增多,最后看他瘫倒在地上,我只想把他按在椅子上乖乖歇一会儿。

·需要人的时候,在学生会群里喊一句,总是能找到人。临时组了好多小分队,55块蓝布全部由陈思璇和彭祀来买来搬到学校;陈思璇、姚美辰、徐华聪、刘小旭、电视台的樊烨、顾嘉钰,以及我们冰冰和我的傻老对儿,订了三个中午和间操,终于订完了所有的布;刚忙完歌赛的小晴,以及侯辰舒、刘雨宸、张启轩,我们一起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数了一下午的板子。

94CFEA4DC70AEA8D5A0CBDEBC3CD31C1

·刘雨宸原本是有考试的,被他推到了十月。在我看了报名费用和机票费之后,突然觉得他那句“我一定要来灯光表演”分量其实很重。

·傻老对儿念了20分钟的《阳关雪》,嗓子快要冒烟;我们班妹子们帮忙统计了全楼广播问题;杨惠砚、侯辰舒和田田一起修理了广播;正是因为有她们,今年的广播才能这么给力,今年的失误才能降到最低。

·老对和我说,有一种我把刚出生的孩子拉扯到大,养的又帅,又有才华的感觉。好像挺有道理的,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反应都是:昨晚又梦到了灯光表演。最后的两天,好像一场梦一样,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走到了结尾。田田说,他也梦到了灯光表演,梦到了我们彩蛋,就和昨晚的场景一模一样。

·这两周里,为了做投影学了AI,第一次学会调对讲,在众多并不熟悉的领域里get到了新技能。

·侯辰舒指挥喊到嘴piáo,“我怎么觉得自己不会说话了”。

 

“进度条即将加载成功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关于进度条边缘的半块遮光板的故事

 

去年的导演冷学姐说,“无论你们事先准备的有多充分,最后的几天里,一定会发现一堆bug。”这句话应验在灯光表演开始之前的24小时,当我们把新到的白色遮光板挡在窗户上实验,惊喜的发现,它们可以完美地透过所有光线——而这样透光的遮光板,一共有50块。

“这件事,一定不能让海豹他们知道。”

IMG_20170601_202921

 

遮(tou)光板

 

张启轩和徐若溪搜刮了附近的所有文具店,气喘吁吁地送来了若干卡纸。几十张卡纸,几个小时,换来了四张五颜六色的板子。

“最漂亮的那张,抬到校长室”

IMG_20170602_000619

“灯光表演结束以后,咱们四个一人一块,拿回家收藏”

   最终张启轩想要在学校过夜的愿望没能达成,所幸那天的门卫叔叔是全校最和善的那一个,十二点半离校,神奇地没挨一句骂。

   深更半夜,我爹把刘雨宸和张启轩送回高新园,还没忘记开玩笑,“原来这个点还是有出租车的,你俩现在可以下车了”

1496500990962

 

   然而,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,哪个会先来。周五早上九点半,刘雨宸动用各种关系网连夜赶出来的新板子到货。纯黑,30块,丝毫不透光,118*223的尺寸——然而,是以毫米为单位。看着一摞课本大小的黑色板子,我感觉心情十分复杂。

   “拼成一块窗口大小的标准板,我们需要100块。”

 

   第三次希望落空,是在我联系的硬纸板到货时。

   印刷厂的阿姨信誓旦旦:“我儿子当年也是灯光表演总负责,我给他用的就是这个板子。”

   我不仅佩服起14年的学哥学姐们惊人的臂力——被临时抓过来的一年九班十几个男生,反复抬了几次,才把它们抬到了楼下。太沉,所以一定不能用。

   这个时候,距离灯光表演开始,只剩几个小时。

 

   终于终于,下午两点三十分,刘雨宸靠谱的舅舅送来了救场的40块板,徐若溪开心地给我发了三个感叹号。

   我感觉,我们一起拯救了世界。

 

   最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“两个月筹备,三十分钟呈现,四百多人参与,五湖四海关注”
尽可能地回忆起你们的名字,但更多的人仍是幕后的无名英雄。这场灯光表演,少了谁都不行。借用刘雨宸一句话,和你们一起走过这段时光,是我一生的荣耀。






 

50CDCB40C742DFE50E5423C1E6D3DCFA

  

1496500595916